2022-4-28

民国军阀韩复榘,真的是“山村野夫”吗?有哪些关于他的民间段子?

简单说说韩复榘的身世,就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山村野夫了。

韩复榘1890年出生在河北省霸县东台山村一个小康之家,家里有六间平房、30多亩自耕地和自养牲畜以及碾、磨等动产、不动产。

韩家父辈兄弟二人,其父韩世泽,是个腐儒,一直做私塾先生;其叔韩洁亭,早年修过京奉铁路,做过铁路包工头,跟洋人打过一些交道,回乡后为显示阅历非凡,爱讲一些洋人生活,在乡人眼中是个二毛子。

韩世泽一家八口,五个儿子,韩复榘是四儿子。韩世泽虽是挣不了几个钱的穷酸私塾先生,但他也有自己的志气,家里再穷困,坚持要叫几个儿子读书写字,他自己教,所以韩复榘是识字通文墨的,不是山村野夫。

1900年闹义和团,韩家遭了大难,叔叔被认定为二毛子,被村里的团民杀了,韩家其余人虽然逃过了大难,但家彻底被毁了。

家中一贫如洗后,韩世泽不改“扬名、显亲”的信条,1905年托人令韩复渠拜了县衙稿公王作舟为师,并在县衙户房当了一个贴写的差事。能干这个差事,可见韩复榘字写的不错,说是乡间小文人也够格。

但韩复榘看不上这个死气沉沉的小差事,不安分,经常赌钱,赌到最后,欠了一屁股债,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闯关东去了。

出关后,辗转月余,韩复榘在新民府投进清陆军第二十镇第八十标冯玉祥营当兵,从司书生开始,后来一路发迹。

在山东,民间百姓之所以爱戏谑调侃编排韩复榘,一个原因是,在他之前,将山东祸害不清的奉系军阀张宗昌就是个彪悍荒诞的奇葩,又爱写诗,又爱乱来,韩复榘对百姓本质上虽然不算太恶,但因为太爱折腾,好审案,好巡视,而且许多事干的太任性,很荒诞,跟张宗昌很像,所以民间百姓所幸就将他和张宗昌混为一谈,编排嘲笑起走了。

这是民心的一种表现,并且说明了一个问题,为官任性瞎折腾,注定会沦为历史笑话。

其实,真实的韩复榘远没有那样不堪,民国许多大人物很欣赏这个人,梁漱溟就曾评价说,韩复榘作战英勇,又比较有文化,方深得冯玉祥的重用和信任,一步步提拔,而成为冯手下的一员大将。后来他离冯投蒋,去山东主政八年,曾试图做出一些政绩,直到抗战爆发,被老蒋杀头。他这个人,对儒家哲学极为赞赏,且读过一些孔孟理学之作,并非完全一介武夫。

不是小丑,却成了小丑,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,值得有些人借鉴,下面咱们就来领略下韩复榘的风采,有的是真事,有的是民间杜撰,但荒诞任性的味道是一致的——

荒唐审案之十分惜才韩复榘爱听讼,某一日,韩复榘又过堂审案了,这次是四个土匪。

四个土匪押上来,韩复榘见其中一匪身材异常魁梧,觉得是当兵的料子,遂动了“惜才”之念。问明这个土匪的家世,没有大毛病,韩复榘很高兴,大手一挥,土匪当场就被补进了特务队。

见此情景,其他三个土匪觉得不公平,也要求工作职务,韩复榘很生气,说,岂有此理,哪有许多官给你们做,拉出去枪毙!到阎王爷那里要求去吧!

荒唐审案之爱听青天韩复榘尤爱听人喊他“韩青天”,把他喊高兴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某一日,韩复榘又审案了,这回是南城根街抓来的一个抽大烟的老妇人。老妇人被押来过堂时,吓得哆哆嗦嗦,嘴里直念叨,都说韩老爷是青天,俺也没见过,这一回,俺可要看看俺那青天。

听到这肺腑之言,韩复榘感动欢喜的不行,转脸他就对部下说,她那么大年纪了,还抓她干什么?把烟枪给她送回去。

结果这老妇人不但没受罚,反而从此公开抽起大烟来,这马屁简直拍出了无法无天的效果。

荒唐审案之草菅人命韩复榘常常出外巡视山东各地,美其名曰视察民间疾苦,其实就是到处滥杀,草菅人命,满足自己喜好。

某一日,韩复榘巡视到临沂,又审案了。旧社会打官司,许多人花不起钱,鲁南的百姓又彪悍,于是遇到矛盾纠纷仇恨,多采取直接行动,互相仇杀,从不报官,这一回,韩复榘遇到的就是两姓仇杀的案子。

1925年,王姓一家杀死了唐姓六口人;1930年,唐姓复仇,又把王姓七口人干死了。

韩复榘知道临沂有仇杀之风,简单问了一下案情后,问了唐家一个问题,你们全家还有多少人?

唐家人说,有11口人,老的已经84了,小的才12。

听到这个回答,韩复榘不假思索地说,这么办,把唐姓全家11口完全拿到,一律枪毙!

临沂县长认为不妥,辩解说,王姓也杀了人。

韩复榘说,民国十四年我没来山东,我不管,民国十九年我来了山东,唐姓敢于乱杀人,那不成!你不要多说话!

顾问张联升在一旁劝阻说,还是把84岁的老头放了吧。

韩复榘说,留着他也会哭死,还是一齐杀掉了好,我这也是一片好心。

就这样,唐姓一家老小11口全部被杀。

嘴唇法律韩复榘听说律师娴习法理法条,能给势必败诉者移重就轻,并以此多收写状费。

原来律师是恶人帮凶。

得出这个结论后,韩复榘便规定凡在省府递状者,概不许用律师代书。

有些状告人不会写诉状,韩复榘早考虑到了,他特意招考中学生数人,在院东设一代书处,专给在省府告状人写呈词,并且着重规定一条,状告人说一句,写状人写一句,务求真实,不能修饰。

结果有的状子尽是土语方言,重复矛盾,把韩复榘弄的脑仁生疼。

由于过堂审案全凭心情,十分任性,有不怕死的当场质问,您这样判断是按照什么法律?

韩复榘一激动有口吃的毛病,他说,我我我,我的上嘴唇和下嘴唇一碰,就是法律。

说这话时,韩复榘脸上的表情坦率极了。

刹纳妾之风韩复榘的部队进城后,不到一年,小官娶妻,大官纳妾,如师长孙桐萱纳了京城名伶筱艳芬为妾,师长曹福林纳了京城名伶婉萍秋为妾,当然韩复榘自己也没闲着,管家夫人、外交夫人、娱乐夫人,韩某人是一应俱全。

但韩复榘觉得这样是不对的。

为此,他在军务处礼堂专门召开了将官会议。在会上韩复榘说,我军南征北战,好歹今天算有了一个安身之地,但现在从上到下产生了浮华喜乐的苗头。不说别的,士兵皮带一发叉,就想娶亲,当了营长就看不中头一个,要娶第二个。这还得了?一旦有仗,还不垮!我们这些人都是因家贫出来当兵,三十岁以后才结婚的很多。今天从我们做起,先统计一下,每人有几个老婆,从此刹住,不能再找了。现在开始举手,有一个的举手,有两个的举手,有三个的举手,三个以上的举双手——

国粹高论韩复榘曾发表这样的高论:“近来国人旧道德抛弃不少,新文体则受英美压迫,如装饰则学法人,吃饭则学英人,殊不对!李鸿章到英时,与英人谈到结婚,究竟哪国好。李鸿章说,欧洲人结婚,如同一开水壶,热度最高,但越久越冷,中国人结婚如同凉水壶,越久越热,终究是热的。中国离婚是从欧洲学来的,现在离婚案太多。我平素就主张,只要年龄不大差,就得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”

打麻将赢个县长1931年韩复榘去某县巡视,早晨上班时,科长首先到场,县长迟到了。韩复榘只看现象,不看本质,立马下条子调升科长做县长,县长降为科长。

其实,这小科长并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来的早不是因为敬业爱岗,而是打了通宵麻将,天亮之后径直去了县府。

知道内幕的将这事说出来,一场麻将赢一个县长便成了又一个韩氏笑话。

卧地打滚与奉军作战,韩复榘遭遇多少年没遇见的不利,屡次冲锋都被击退。

情急难堪之下,韩复榘干脆放下身段,学起泼妇,卧底打滚,闹哄哄地说,我从没有这样失败过,现在的情形是只有前进,否则总司令必定枪毙我,与其被枪毙死,不如现在死在这里。

还别说,经这一闹,居然奏效,眼泪换来了血性,不久就攻破了奉军阵地。

站岗多年追随冯玉祥,韩复榘后来当上了河南省老大。一次,冯玉祥在洛阳,要调韩复榘最精锐的手枪队给他当卫队,韩有些不愿意。

冯玉祥带兵是封建家长作风,见韩复榘不听话,冯玉祥立即派人把韩叫到洛阳,对韩大加训斥,你小子现在能耐了,威风了。好了,我这里没人守卫,你给我站岗去。

韩复榘敢怒不敢言,只得乖乖地站到冯玉祥门外,两个钟点的岗一分一秒不敢少。

韩复榘虽然也跟冯玉祥一样,反复无常,但有些规矩、有些账,他还是认的。

青天鉴真要命老蒋为刺探韩复榘情报,曾派一名特务伪装成“阴阳先生”打入韩复榘身边。韩复榘很迷信,常让人看卜问卦。老蒋的特务有两把刷子,不久居然骗得了韩复榘的信任,并且自称青天鉴。

哪里知道,这青天鉴是个催命鬼。

老蒋布局诱杀韩复榘时,这青天鉴没少借解梦、占卜的机会,将韩复榘朝黄黄泉路上推。

临死一句话民国二十七年二十四日晚上七时左右,韩复榘在武昌市平阅路33号内院一座小楼里被军统特务枪决,挨枪子前,韩复榘说了一句话,我的鞋太小,有些挤脚。

最后来个狠的这应该是韩复榘被黑的最惨的一次。

齐鲁大学校庆,韩复榘上台演讲,全文如下——

诸位,各位,在齐位,今天是什么天气?今天是演讲的天气。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?看样子大概有个五分之八,没来的举个手!很好,都到齐了。你们来得很茂盛,敝人也实在很感冒。

今天兄弟召集大家,来训一训,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,大家应该互相谅解,因为兄弟和大家比不了。你们是文化人,都是大学生、中学生、留洋生,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学科学的、学化学的,都懂七、八国的英文,兄弟我是大老粗,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。

你们是笔筒里爬出来的,兄弟我是炮筒里钻出来的,今天到这里讲话,真使我蓬荜生辉,感恩戴德。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,讲起来嘛就像——就像——对了,就像对牛弹琴。

今天不准备多讲,只讲三个纲目。

新生活运动,兄弟我双手赞成,就是一条,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,实在太糊涂了,大家想想,行人都靠右走,那左边留给谁呢?

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,外国人都在北京的东交民巷建了大使馆,就缺我们中国的。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也建个大使馆?说来说去,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!

最后一件,这个球赛问题很大。我看是总务处长贪污了,否则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?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,多不雅观!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,多买几个球,一人发一个,省得再你挣我抢。

好了,就讲这么多。

不用鼓掌!



更多

搜索

日历

最新微语

  • 使用微语记录您身边的新鲜事

    2020-07-21 14:08

  • 更多»

最新评论

订阅Rss